????田宁从校门口走出来,今日凌晨,是她第二天不用上班的日子,渐渐地,她似乎有些认命,真的是躲得过今日,也躲不过明日,自己的命运捏在那男人手里,就算放过自己两天,而今日午夜后的夜班,她依然得面对。

????她很珍惜地去了一整天学校,同学早已将她当作边缘人,偶尔出现,偶尔不出现,也并没有什么人会在意,只有miss方是关心她的,自己这个月的复习考成绩也还不错,幸好没遇见英姐那群人,不过,想起英姐,便想起昨日的事,下车前太子的那一个吻,令她莫名的有些心慌。

????一下子,身边出现了两个与她有亲密接触的男人,一个强迫她,一个是客人,田宁不知道该怎么想这些事情,也许,自己做了这份工,便是会被人轻贱的吧?那个吻,也许只是一种习惯x的行为,虽然那份粥令她感到些许温暖,但现在的自己,只想逃离这一切,回到原本平静的生活。

????回到家才六点,原打算能再复习一下功课,休息几小时,然后午夜再去金星洗浴,似乎学校和面前的那几本复习教材,能让她逃避到另一个世界,专心做题的时候,可以暂时忘却那gu再度降临,一步一步紧b的压力。

????然而才不到八点,许久没有响起的一个声音,带来了一个信息,她拿起角落的哔哔机,上面写着,九点,金星。

????田宁有些奇怪,今天自己的班是夜班,应该午夜才开始,为什么要她九点就去呢?这个号码,和第一次传来那个相同,她并不知道是谁。

????不过她也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力,只能简单收拾一下家里,换身衣服便出门去搭小巴。

????一进金星,现在的大堂经理是平哥,他通常都在晚班,因此田宁几乎除了第一天过来的时候碰过之外,便没有再遇过他,他见到田宁,似乎愣了一两秒才想起来她是谁,然而奇怪的是,田宁还没打招呼,他已经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,“阿宁!好久不见了阿,之前都还习惯吧?哎呀,真可惜,才一下就要走了,”

????“平哥,”,田宁此时才问候,但是有些不懂他的话,“谁要走?”

????他闻言也是一愣,上下看了她一眼,见她果然一脸不明白不似作伪,心中颇有些意外,面上却不显,”你还不知道?等等手续办一下,你就要转去金沙工作了阿,“

????”金沙?”,脑中想起第一次见到欣姐的那家豪华夜总会,田宁彻底不解了。

????“阿宁,”,风哥也走了过来,“要去金沙了?我已经打了招呼,那里的看场是标哥,以后有事找他,”,笑容里似乎有些微微的失落。

????在这种shengsechangsu0,向来不缺八卦,不管是客人的,还是员工之间的,毕竟人一多本就会有各种流言,何况这里旗下小姐一两百,排钟点的时候都聚集在休息室里,有什么消息,都传的极快。风哥自然也听说了那个八卦,三天前的凌晨,他们的顶头老大耀扬哥亲自来了金星,而且直接点了田宁的钟,那天夜班他不在,所以并没有看见。

????他本就是大gu东,东星奔雷虎的称号在道上现在又是名声极显,许多nv人都想与他搭上关系,飞上枝头成为他的nv人,除了能一夕脱离这样的工作,也能享受金钱带来的好处,就算都没有这些,光是那男人俊帅的外型,被nv人趋之若鹜也正常。

????照理说,他想睡什么旗下的小姐,也不需要过来点钟,所以这件事情才被传得五花八门,因为太奇怪了,然而,更诡异的八卦则是,那天田宁前一个钟来的是洪兴太子,并且太子还买了她全钟,这种一听就极具爆点的内幕,一下子,便将田宁这个名字推向了八卦榜的榜首。

????田宁之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,加上只做清水,根本许多人都不知道她是谁,而太子成为她的客人,风哥自然知道,因为第一次还是他安排的,只是没想到,太子后来又找过田宁这么多次而已。

????原以为搭上了耀扬哥,田宁该不用再做了,却没想到,新的消息,竟然是让她去金沙夜总会。夜总会虽b骨场高级的多,但,毕竟也是出卖r0ut的风月场,这可就有些奇怪了。

????不过这样的事情,他也无力做些什么,看着眼前的眼中依然单纯的nv孩,心中曾经模模糊糊的异样,往后,也只能压下。

????“哼!我说是谁,原来是你,不声不响的够厉害阿!”,是jojo,“晚班都还没排上,已经搭上了两个大人物,整个金星我看是没人b你厉害了,”

????太子虽是洪兴的人,但成名已久,又是向来繁华热闹的洪兴尖东区揸fit人,道上影响力很大,这些男人都是风月老手,各大骨场都去也不固定某个地方,只不过,总觉得这个田宁实在不简单,毕竟还没有人能一个月内只是做清水,就让太子来找她五次的。

????田宁忽然有些不知所措,能让她调去金沙的,除了雷耀扬还会有谁?但现在,她实在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????“jojo姐,我.....“,她想说她没有,但实际情况也实在说不清楚,

????”不过搭上了,还得去金沙,这就有趣了,“,jojo转眼一笑,“那里可不b这里好混,你阿,好自为之吧,”

????“jojo,说这g嘛?“,风哥忍不住出言,田宁是怎么样的x子一目了然,

????不过jojo又笑道,似是不大在意,田宁引起的本就是众人的妒忌而已,要说有仇倒也不至于,所以她也只是想过过嘴瘾,“你看!紧张什么?我也没说错,你们这些男人,马上跳出来护着,这种nv孩子去了金沙,还不被那些nv人整si?”,

????“唉,跟我来吧,把文件填一下,”,jojo转头对田宁说,“发什么愣?傻傻的,都搭上耀扬哥了还不赶快上岸,跑去金沙做什么?真是笨!”,语气里倒是有一丝惋惜,

????感觉到她话外的意思,田宁心中有点意外,抬起眼来说,“jojo姐,谢谢,“,不管怎么样,即使自并不是情愿过来的,但jojo也是教了她,谁说别人一定要给与她关心呢?这是小小年纪开始打工便让她明白的事。

????两人走向办公室,“你阿!就是傻,nv人老得快,这种地方又最是折磨人,金沙我以前也待过,当时就是没有抓住机会上岸,”,她看了田宁一眼,“若耀扬哥或是太子真看上了你,抓住其中一个,千万不要放手知道吗?你不适合这种地方。”

????真没想到她会对自己说这番话,但田宁不知道该说什么,自己的情况远不是这样简单,心中只能微微苦笑。

????约莫十点多,金沙夜总会,同样的富丽堂皇,这个时段,又是在周五的晚上,里面的气氛远b她第一次来的时候热闹许多,纸醉金迷的氛围将这里渲染成一个男人的极乐之境,大堂两侧迎宾的服务生容貌姣好,身材火辣,穿着迷你裙制服对来客笑语晏晏,加上灯光和音乐,让人一进门便感觉热烈奔放,想要玩乐。

????田宁这一次没有问路,凭着印象来到上次的那间办公室,一样是找欣姐。

????不过她似乎很忙,一直不在办公室里面,田宁足在这里坐了快半小时,她才出现,一看见她,欣姐似乎也愣了一下才忽然道,“差点忘了!”

????她笑着将田宁拉过来,,“我看看,在金星一个多月,倒是看起来还不错嘛,”,

????昨日brain哥忽然来了电话,交代将这个nv孩从骨场弄过来,放在金沙里,其余的话,倒是没有多说。当时将田宁带到金星之后,她也没怎么再去过问,后来更是根本忘了,但昨天这个指令,倒是令她充分感觉到了不寻常,联系了jojo,才知道了那个八卦,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思量,但欣姐面上却完全没有一丝异样。

????“欣姐,”,田宁礼貌地喊了人,“jojo姐说让我过来这里找你,“

????”以后,你就先在我的组里面工作吧,“,说罢她上下打量了田宁一下,还是那种朴素的一点也没有x1引力的打扮,”夜总会里你得先学会穿衣服,这里没制服的,穿成这样,男人一看就冷了,你下两辈子都还不完债,“,

????田宁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欣姐,她依然是一袭x感的长裙高跟鞋,g勒出紧俏的曲线,这.....来这里上班自己还得先花钱买衣服?原先在金星虽然制服有些太过x感,但至少是发的制服,不用自己c心。

????见她神se呆愣,欣姐拉着她,”走吧,先借你几套我以前的衣服,“,两人走出办公室,一路上欣姐解释道,”以后你一周上班五天,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凌晨两点,时间短些,不过,“她又看了一眼田宁,见她依然认真听着,便接着说,”十一点后就可以变成宵夜时段,客人可以带你出场,出场后的服务和时间都是另外计价,若没有客人带你出去,两点之后就可以下班。“

????田宁有些意外,这样的工作时间,实在b骨场轻松太多了,毕竟洗浴中心是24小时开门的,三班都有人,而夜总会白天却不营业,一整天只有晚上才开门,若是这样,说不定到毕业前,她还能天天去学校。

????只是不知,所谓的宵夜时段,是怎么样的,她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客人带小姐出去会只是纯聊天,心中莫名一紧,就算轻松些,但本质还是不变的,那男人又为什么要让自己来金沙?

????来到经理大班的更衣间,欣姐从一排排衣架上挑出十几件衣服让她捧着,这时候她也知道了,金沙现在以欣姐为首有三个大班,而她的组里面有五十个小姐,金沙的包房数量不算非常多,但走的是jing致奢华路线,小姐素质非常高,甚至不乏大学生在里面兼差坐台,服务不同口味的客人。

????小姐从内到外都要训练过才能陪客,衣着化妆是最基本的,会聊天才是夜总会赚钱的手段,和骨场靠劳力按摩不同,在这里如何将客人哄的开心最重要,而一切目的也都是为了让客人继续回头消费,消费额达到一定,小姐是有分红的,而被客人带出场则是小姐最容易快速累积钱财的手段,因为出场的计费都不低,按照小姐的素质价码有所不同,但是这一部分的收入,小姐可以拿到一半,而小费更全部是小姐自留。

????看着那一叠衣服,田宁有些不知道怎么办,只有大班穿的是长礼服,小姐们都着x感洋装,而且规定必须是连衣裙,有时候还会有一些主题,例如圣诞节之类的节日或是夏天有什么泳装之夜。

????欣姐选了一件先让她换,那是一件白se露肩短洋装,不算太暴露,收腰和散出去的裙摆显得b较娇俏,让她看起来更为清纯但是些微的lu0露,又带着诱惑,只是脚上一双布鞋有些煞风景,她叹了口气,“高跟鞋我给你买几双好了,你穿几码?”

????“欣姐....“,田宁想说她从没穿过高跟鞋,但她似乎误会了她的意思,

????”别谢我阿,从你工钱里扣的,“,她笑了笑,看了看她不算太傲人的上围,有待发育,不过腰t腿线条都不错,心中已经在想手上的客人名单,有哪些喜欢这种未成年风格的,”这些衣服都是弹x的,就算身材不一样,还能先穿着,反正我也不穿了,等赚了钱再自己买。“

????最后欣姐说,前一周都是训练,第二周训练加见习,第三周才正式上工,就像一个一直被延缓执行的si囚,田宁再度轻轻松了一口气。

????唯一能令她感到开心的便是这两周都能正常上学,而且每晚竟然只需要去夜总会五个小时,这是她几年的工读生涯之中少数如此轻松的时光,不过,在学校里见到miss方,也只能说谎托辞母亲情况有所好转所以能来上课。

????手腕上之前按摩的红肿和发炎已经渐渐康复,而胃炎似乎也在吃药以及作息勉强正常后好了许多,只是,这两周以来,都不知道妈妈的近况,而那个令她害怕的男人,也没有再找过她。

????看着教室外西斜的yan光,田宁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书本,心中也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放弃了,明日,便是她要开始正式接束训练在金沙上班的日子。

????前两周学的东西,除了打扮和说话之外,自然还有更明白的,伺候男人的技巧,这一块田宁实在是有些难以面对,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nv孩,

????而带小姐出场又分为两种,纯出场的要求小姐并不能拒绝,但不会有特殊服务,也许是吃饭也许是看电影,看客人需求,而另一种则是直接去开房,小姐不想去事先可以拒绝。不过,通常的情况之下,纯出场很大机会会变成另一种情况,毕竟客人不是来吃素的,而小姐也想多赚钱。

????想到这里,她轻叹了一口气,至少,不是完全没有选择,放学走出校门,学生们往往都是兴奋而欢快的,毕竟在学校里待了一整天,下课许多人会去冰室,撞球室,电玩游戏厅,又或者是逛街玩乐,田宁听着周围同学唧唧喳喳的声音,不禁有些羡慕。

????然而才刚走出校门,便看见一个有些意想不到的画面,黑se的宝马跑车旁是一个正靠着车ch0u烟的男人,令所有经过的学生们都投以好奇的目光,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,一见到田宁,他便熄了烟。

????“太,太子哥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“,她确实非常意外,这两周已经不再去金星,一开始,脑中也偶尔浮现过这个男人,但,最终她还是丢开不想了,只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。

????”我来看看上次那些仆街仔有没有欺负你,“,他自然地m0了m0她的头。

????这一次,田宁竟没有直觉反应地躲开,感觉他的大手滑落自己的发梢,愣了一下她才道,”我没事,“,

????”上车,我带你去吃饭,“,男人看着她,眼神忽然令她有些心慌,

????”我.....“,不知道该不该答应,总觉得又和他去吃饭有些奇怪,两人,以前是骨nv与客人的关系,但现在....

????“又要回家复习功课?不会吃太久的,”,他直接拉起她的手,走近车旁,不管周围充满八卦的目光,

????他的手粗糙宽大,包覆着她,让她一下子脸涨得通红,想放开,但他已经先放了手,直接拉开副驾座的车门,压下心中略微慌乱的心跳,面对他的眼神压迫,田宁只能抱着书包坐上车。

????“金星的人,说你不做了,”,车行一会,他才打破沉默,

????这两周因为观塘区话事人的事情,又开了几次会,最后决定由大天二与生番同时竞争,他因为陈浩南的原因便也支持大天二,最近帮衬他不少。

????然而上次送她回观塘之后,似乎就有些烦躁的感觉无法厘清,他一个大男人,向来没有什么细腻的心思,但这次,好像有些奇怪。

????以往,喜欢哪个小姐就多捧捧场,多做几次,自然也就没了新鲜感,他从没与哪个nv人固定过关系,也不耐烦应付这些。一开始,对她似乎是有些异样的感觉,遇上了,会有些冲动,但过后也不会再想,毕竟是欢场里的人,即使她再清纯,也是下了海,他对这些并没有什么老派的想法,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他终于决定再去金星找她时,他们竟说她不做了,其余便没有多讲。

????这两周,每次提到观塘,脑海中便偶尔会出现她,因为大天二的事,自己也来过好几次,但直到今日才来找她,原想先在学校碰碰运气,不然就去她家楼下,而对于自己这种行径,他也有些莫名其妙。

????田宁听见他的话,沉默了几秒才道,“嗯,不做了,”,不知道为什么,她没有说出虽不在骨场,但还是在夜总会里,好像,直觉便不想让他觉得自己还在做这些事,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很贱。

????“就上学?”,他转过来看她,

????“嗯,”,她轻声点头,心中讨厌自己这样的不诚实,但是.......,

????男人的左手忽然伸了过来,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右手,田宁吓了一跳,想挣开,但才稍微一动,他便转了一个方向,五指紧紧扣进她的五指之中,令她无法放开,

????“想吃什么?胃好些了吗?”,他没有转头看她,但声音似乎颇为轻松,田宁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该挣脱,不该挣脱?他是什么意思?犹豫间,总觉得掌中好像有一gu暖流,淡淡的,蔓延开来。

????***

????太子哥:我这个人很简单,加戏就要加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