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面兽心·导演·给当红女明星下药1

作品:《一顾倾倾城

????人面兽心·导演·给当红nv明星下药

????顾长屹导演亲自给颜倾倾大明星倒酒:“倾倾啊,来喝一杯!这可是我收藏的八二年拉斐尔,你尝尝……”

????颜倾倾面露难se,楚楚可怜地推拒起来:“不,不要了,顾导,我,我是真的不会喝酒啊……咱们也只有两个人,不用包厢这么大的地方吧……您,您不是约我来谈新剧本吗?怎么还喝起酒来了……”

????顾长屹俊容一凛,不依不饶地直接把酒给凑到了美人嘴边:“倾倾不喝,可不就是不给顾导我面子!我酒都倒出来了,怎么颜大明星红了之后,就瞧不起我这个小导演吗?倾倾你先把这杯喝了,我就把剧本给你看!”

????“唔,唔……顾导您大名鼎鼎的,可别这样说,折煞倾倾了……我喝,我喝还不成吗?那就这一杯,可不能再多了……”颜倾倾避不过去,泪汪汪地喝下那杯加了料的红酒。

????她喝完后嫌弃地吐了吐舌头,哇,这红酒好难喝啊……

????颜倾倾看着这位丰神俊朗的顾导演,眉目如画面冠如玉,五官深邃清隽秀逸,这么凑近一看,果然是像祝亭亭说的那样,简直是要帅到人的心坎里头了。

????顾长屹这副皮囊虽b不上他的战神真身,可放在凡间着实也是优越过分了,圈里头那所谓的小鲜r0u大帅哥们全部加起来,也勉强才能和这位的颜值打个平手吧……

????如此一个芝兰玉树、温凉如玉的翩翩大帅哥,确实怎么看也怎么不像是那种给nv演员下药的无耻导演……

????而且若是他真的给人劝酒,别说这红酒只是加了些春药,就算是加了鹤顶红,怕是所有nv孩子也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去吧……

????不管了,反正顾长屹这厮,现在就是在漂亮nv明星的酒里下春药的猥琐导演!衣冠禽兽!猥琐下流!

????圈里头关于这种导演潜规则小演员的传闻,颜倾倾一直略有耳闻。

????不过她家里有钱有势、还护她护的跟眼珠子似的严严实实,根本没必要纡尊降贵、降下身段,像其他不知名小演员一样不择手段地去求角se,求机遇……

????所以她也从没参加过这样什么奇奇怪怪的陪酒宴,也从来没有碰上敢对她有非分之想试图染指的好se导演或老板,那些脑满肠肥肚大如箩的中年油腻大叔巴结她还来不及,哪个有胆子敢对她动手动脚的……

????不过她对这种事一直很好奇,今晚她第一次入了顾长屹的梦境,一时也没有什么准备,首先想到的猥琐禽兽角se,可不就是se咪咪的坏导演了!

????为求b真写实,颜倾倾这厢入了梦后,便是梦中之人。

????她真真切切地喝下那加了料的红酒,然后不过一分钟,便觉得有些不胜酒力,脸se发烫,脑袋也迷糊糊起来……

????而且不知为何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,尤其是下身也渐渐泛起难耐的瘙痒濡sh……

????颜倾倾扶着昏沉沉的脑袋,艰难地站起身来,热燥难当地t1an了t1an唇:“唔……对不起,顾导……我,我好像……好像喝醉了,能不能先行告……告辞!”

????哇,好难受!好晕啊!

????这酒里边下的春药效力,发作的也太快了吧!

????她试着想离开,可身t也有些不听使唤,软绵绵的似乎站都站不住了,脚下一绊,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差点都要摔了。

????顾长屹适时伸手,将醉醺醺的大明星给捞在自己怀里,将人往旁边的沙发上放过去:“哟,倾倾你这小脸红扑扑的……怎么这么快就喝醉了?谁想到你这丫头居然是个一杯倒的……倾倾你往哪里跑啊?让导演好好抱抱你……唔,好姑娘,你好香啊……嗳哟,倾倾的n好大,导演给你r0ur0u好不好?”

????颜倾倾迷迷糊糊地无所适从,就感觉到男人的大掌一直往自己鼓囊囊的x口r0un1e,浑身又痒又麻,不自在地想挣扎着躲开,却被男人sisi抱住。

????她牢牢谨记自己柔弱无助的小白花人设,娇滴滴地sheny1n起来:“唔……不要,放开我……顾导,您g什么?别,别m0我……嗳哟,好热,啊,拿开你的手,救命啊……不要这样!顾长屹,不可以!放开我!”

????顾长屹跟着趴在颜倾倾身上,胡乱把她身上的衣裙撕破扯烂,掌心托着那沉甸甸的nengru儿ai不释手,这r儿圆饱挺翘,握着时柔软芳馥,滑腻如膏,m0起来可是舒服si人了。

????“倾倾小美人儿,热了吗?顾导我就帮你把衣服脱了好不好?今个儿你终于落在了我的手里,好姑娘,你的n好大好软,我都无法一手掌握呢!真是想si哥哥我了,倾倾喜不喜欢我这样m0你啊……”

????“不,不,不喜欢……救命啊,不要,不要这样……放开我,别脱我衣裳……啊,啊,不要这么说……好羞人……顾长屹你放开我,我不要这样,不舒服啊……”颜倾倾被折磨地几乎都要疯了,她蹙着眉小口小口地sheny1n起来。

????也不知是那春药药效格外强劲,还是顾长屹m0得她yu求不满,就好像被他炙热坚实的怀抱给融化了一般,不听使唤地就想往他身上贴。

????颜倾倾只觉自己这不争气的身子十分敏感,不过是被r0u着捏着r儿罢了,她便骨su筋软的根本反抗不得,nengru上的小巧粉尖儿也被男人玩弄的红肿y挺,只忍不住拼命并紧baineng修长的双腿,悄悄蹭来蹭去的。

????顾长屹一手r0u着大美人软乎乎香喷喷的大n,一手就往下m0上她sisi夹着的双腿中间,宽大滚烫的手掌包着那软馥馥的花x不住r0u动起来。

????他那掌心的老茧磨砺着x口nengr0u,又热烘烘地很是熨帖滚烫,即便隔着一层薄薄的小内k,可还是刺激得颜倾倾小腹酸胀,浑身都不自在极了。

????那xia0x儿不g寂寞,不安分地蠕动ch0u搐起来,更加难耐可人、sh乎乎地往外流了许多绵绵不断的芬芳yshui儿,顾长屹堵在x口的掌心也是sh的一塌糊涂。